Hi, 您尚未登入喔!
會員 登入 註冊
略過巡覽連結
現在時間

"藝坊文化空間"期盼結合資深視覺藝術家培育傳承中堅新銳世代(中)

 針對如何以民間力量參與振興臺灣視覺藝術未來發展,中國藝術家協會理事長麻念台認為,現在是非常多元化的世代,集思廣益非常重要。官方已經認知視覺藝術是當代藝術核心,在當今環境裡除傳統繪畫、雕塑、攝影、影視之外,還包括與科技結合之媒體藝術等各類新興的創作型態,未來如何培育優質藝術人才,鼓勵創新研究開發,維護聚合創作環境能量,完善展演軟硬體及加強保存實力,更要永續發展促進文化近用,讓臺灣藝術文化豐厚國民美學、展現國際形象。

中國藝術家協會理事長麻念台認為,現在是非常多元化的世代,集思廣益非常重要。(歸鴻亭攝影)
 接著中堅新銳藝術家發表意見,首先由本土藝術家代表,水墨畫家丞雨以自身習藝經驗分享提供同業參考,她說,從小就非常喜歡畫畫,但臺灣有一些家長,不一定會支持自己的孩子走藝術這條路,所以就放棄走純藝術創作,年輕時從事跟美麗產業有關的行業,像早期是從事整體造型、珠寶設計,但最後仍因為興趣到現在專職藝術創作。很多人都說為什麼要走這條很辛苦的路,因為年輕的時候比較膚淺,喜歡打扮漂亮、喜歡名牌,所以都很努力的認真賺錢,滿足自己的外在成就感,直到經歷人生的谷底之後,接觸到藝術,會想說小時候很喜歡畫畫,就嘗試從水墨畫開始。

 丞雨說,畫到第3個月就有朋友想要收藏她的作品,到1年之後才售出第一件作品,一路走來到現在將近10年的時間。她也到中國杭州去求學,畫人物畫,因為不是本科畢業,更想要努力精進,從早期的寫實畫到目前走向畫抽象,認為沒有經歷寫實這個過程再來畫抽象,作品是沒有沒有生命的。

本土藝術家代表水墨畫家丞雨訴說走向藝術這條路的辛酸坎坷。(歸鴻亭攝影)
 從不是科班,又沒有背景,個性更是天生的好勝不服輸,喜歡挑戰不可能,所以基本上作品自認風格非常多元,從山水、花鳥、人物到現在創作抽象,什麼都畫,不想要侷限,嘗試朝向建立自己作品的辨識度方向努力。

 最近創作走向字畫合一,與大陸畫壇合作,很少在台灣的藝術界發展,都盡量往國外跑,今年得到韓國亞細亞美術賞美壇最高榮譽抽象畫大獎,鼓舞自己更堅定繼續創作,也期望能回歸國內藝術界好好發展。

 丞雨總結藝術家如果心是美麗的,看任何世界的人、事、物都一定是美麗的。很開心過去雖然經歷許多挫折跟困難,但是心還是沒有變,也很開心遇到很多貴人支持鼓勵。

畢業於英國倫敦藝術大學的熊妤素人出身,但堅持藝術創作這條路。(歸鴻亭攝影)
 畢業於英國倫敦藝術大學的熊妤表示,她也是素人出身不是科班,學的是時尚,轉往繪畫後對畫廊產業根本不熟悉,一路走來十分辛苦,如何堅持就是一直畫,一直很專心的畫,然後在孤獨裡面找到自我的位置,並給自己下一個很大的目標,就是每年12個月會花10個月專心作畫,然後設定兩個月的時間飛到國外去體驗,這些年跑了許多國家約180間美術館、藝術館、畫廊甚至文化中心,每天至少看8個小時以上,所以這種自由行在體力上非常的辛苦,在尋找過程中,從國際的脈絡去印證過去在國內學習到的內容,讓自己成長有前進的力量。

 由於沒有科班背景,也沒有認識畫廊人脈,更不曾與業界交流互動,熊妤認為自己缺乏在畫壇發展的基本條件,但還是照自己的規劃開始在國內找展出的機會,並且自己策展、布展,包括宣傳資料全部自己做,為了學習還去上過白適銘關於策展方面的課程,吸收到非常多專業的觀念,也聽到很多文化界的朋友提供很多想法,因此也盼望日後有機會能與畫廊配合。

 她說,身為女性藝術家,感受比較弱勢,希望文化界前輩,或是政府能夠以網路平台來支持,並辦一些公平公開的比賽,對素人想轉專業,但名氣不夠大、資源不夠多的藝術家給予表現的管道,關心鼓勵並養成更多新一代優秀的人才。

美國舊金山藝術大學讀完碩士的蔣金蘭雖然資歷是科班但也難靠賣畫維生。(歸鴻亭攝影)
 熊妤期盼之前做時尚產業,經過長期努力建立的美學觀點運用到純美術繪畫語言,養成跟別人不同的獨特風格後,再有能力以不是科班但努力從零開始創作的經歷去分享幫助別人,不但可以療癒自己,也將自己的經驗傳遞給更多半途涉入視覺藝術領域的朋友。

 美國舊金山藝術大學讀完碩士的蔣金蘭則介紹她是科班出身,大學在師大美術系畢業,然後教了3年書出國留學,發現加州藝文氣息算是蠻重,藝術活動都蠻活躍的,在校時基本上也跑了很多畫廊,學校往南沿海岸線17哩有個城鎮Carmel,非常多畫廊聚集在那裡,就拿了自己創作的作品集過去想自我推薦,但大部分都只有看場小姐顧店,老闆並沒在現場,有其中兩家剛好畫廊老闆在,就進去談,得到的答覆是不收新的藝術家,但還是同意將畫留下來寄賣看看,沒想到沒一個禮拜就賣掉了,那時覺得賣畫好像不難。

 但回臺灣情況就不同了,蔣金蘭覺得都已經師大畢業20多年,回來也陸續個展24次,聯展100多次,已經不是新人了,但卻讓她蠻灰心的,除了一些公辦的展覽,如藝術銀行,然後國父紀念館還有最近桃園市立美術館有蒐藏她的作品,基本上其他展出後就是掛零原封不動的回到家裡,儘管自己科班學畫出身,又是留美回來,幾乎根本無法靠賣畫維生,然而不能因為沒有賣就不展,今年還是參展,一場在加州,一場在台北。

「從藝壇新人熬到前輩的心路歷程—淺談視覺藝術如何由資深名家傳承新銳世代」座談現場。(歸鴻亭攝影)
 蔣金蘭認為這是一個歷程,翻開美術史,不是賣得最好的留名,作品是要經過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考驗,現在不能因為畫不好賣就自認是不好的藝術家,因此就一直在檢討自己的作品,也一直往前走,她覺得展覽對藝術家很重要,沒有藝廊經紀的藝術家,開畫展包括場租、裱框與宣傳等費用極大,這只是展出的成本,不算創作者工作的酬勞,政府文化單位應該要補助還不錯的藝術家展出的一些費用。

 她說,就算一位水電工工作都有酬勞,但社會為何總覺得藝術創作清高卻不值錢,公家編列預算例如藝術銀行,人事管銷費用一堆,但收藏藝術家畫作經費比例並不高,公立展出單位聘請看場人員很多,其實畫展幾乎都是開幕時捧場人多接著展期中都是門可羅雀,為甚麼不能縮減冗員,把部分經費拿來購藏作品。另外,臺灣的展場很多,蚊子館也不少,建議把部分硬體經費拿來補助,就能幫助上千藝術家的生存,能夠讓中生代繼續創作,新生代願意進來藝術這個領域。


歸鴻亭

作者介紹

留言版

留言

文章主題
(回覆時可不用填)
姓 名
評 等
    
Email
驗證碼
ABC (有分大小寫)
留言內容  
回覆主題
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