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您尚未登入喔!
會員 登入 註冊
略過巡覽連結
現在時間

國光劇團2022全新推出帝王戲子同臺飆戲 唱一齣"優伶天子"

 國光劇團與國家兩廳院共同主辦的全新大戲《優伶天子》以史作戲,虛構帝王戲子同台飆戲,演繹後唐莊宗李存勗戲劇性的一生,將於9月30日至10月2日在國家戲劇院演出。

《優伶天子》描寫受「十三太保」李存孝五馬分屍的記載發想的故事。(歸鴻亭攝影)
 《優伶天子》受「十三太保」李存孝五馬分屍的記載,及後唐時期藩鎮割據,將士流行收養義子以振軍容的「螟蛉」收繼現象啟發,以登上帝位後沉迷戲曲,3年敗亡的後唐莊宗李存勗為主角,為他史書中流連粉墨、「玩物喪志」的形象,注入更深一層的靈魂厚度。當他親眼見義兄遭刑求慘死、父親戰死,竟轉將戲劇當作救贖,如觀眾看客般發出「好一幅絕代英雄絕命圖」的讚嘆。人間化為一座大戲臺,劇中角色為「人生如戲」下了更耐人尋味的註解。

《優伶天子》以史作戲,盤踞於李存勗心中的「五馬分屍」為其迷戀戲劇的主因。(歸鴻亭攝影)
 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選擇把李存孝慘死當作李存勗故事的「前文本」也是「潛文本」,這是國光版的新創,有別於以往所有這段殘唐五代故事的書寫,而後邀請趙雪君編劇,更創造了兩個突破傳統類型的虛構角色:年光、韶華。一男一女,皆是戲子,圍繞在李存勗身邊,陪著他串演在人生及戲臺上的不同角色,也讓這齣戲的真實與虛幻層面豐富起來。有的人直接將世間做戲場,有的人在戲中尋找人世難求的一點真實。趙雪君表示,「他們都藉由『戲劇之眼』來超越人生現實的遺憾、苦痛,包含死亡、背叛、國破身敗等。」觀眾將藉著戲中戲的層層堆疊,體會玩味。

京崑小生溫宇航挑戰正邪難辨的伶人年光。(歸鴻亭攝影)
 而文本中的虛實探討,在舞臺上具象化又是一大挑戰。盤踞於李存勗心中的「五馬分屍」為其迷戀戲劇的主因,導演戴君芳便將這個畫面作為舞臺的主要意象,除了演出行刑時的慘烈,也運用影像語彙繼續延伸,以絲線纏繞的概念解構身體,成為空間敘事的一部份。同時以傀儡線懸吊的布幕、佈景,搭配引導角色進出戲場的旋轉花道,既有迷宮的隱喻,也昭示著戲如人生、人生如戲的迴圈。影像設計暨視覺統籌王奕盛接下重擔,挑戰「感覺不到跨界的跨界」,以演出為主體,細心打造《優伶天子》的影像世界,以李存孝被馬匹撕裂的肉體所產生的絲線作為建構整體視覺的主要元素,傳達出眾人受死亡意象影響控制的概念,為舞臺又再加一層實驗的企圖,亦呼應國光劇團團長張育華所說「『想像』是國光演員寫意身段的高超技藝,這次嘗試融入了必要的科技影像的延伸。時代前進著,舞臺美術與科技的日新月異,不變的是演員核心的表演藝術,展現虛實共演的新創意空間。」

青衣花衫演員黃宇琳飾演惟求情真的戲子韶華。(歸鴻亭攝影)
 《優伶天子》由老生演員盛鑑領銜主演李存勗,京崑小生溫宇航挑戰正邪難辨的伶人年光,青衣花衫演員黃宇琳飾演惟求情真的戲子韶華,青年武生演員李家德將以精彩武功詮釋李存孝,唐文華則特別主演「精神領袖」李克用。國家兩廳院施馨媛副總監表示,「國光劇團有很堅實的演創陣容,每次到兩廳院演出,不管是觀眾甚至兩廳院同仁都很期待。疫情多變,所有演出團隊都很辛苦,邀請觀眾能走進兩廳院,走進國光劇團《優伶天子》的戲劇王國。」國光劇團張育華團長則提到「雖然主創團隊陸續確診,但國光劇團克服萬難,運用科技跟所有主創者密切配合,還是很有信心給觀眾美好的舞台。」影像設計暨視覺統籌王奕盛笑稱:「科技跟表演的結合要如何『不著痕跡』,實在是很大的挑戰,這些過程都是很寶貴的收穫。」

《優伶天子》宣告大合照。(歸鴻亭攝影)
 王安祈細數過往戲曲,「有李存孝的戲就沒有李存勗,有李存勗的戲就沒有李存孝,國光特有的版本,讓李存孝7歲時目睹義兄被親父五馬分屍,這份衝擊導致他轉而在戲劇中追求他自己的人生。他是否在戲劇中找到真正的真情?我們沒有給答案,期待觀眾從中體會。」


歸鴻亭

作者介紹

留言版

留言

文章主題
(回覆時可不用填)
姓 名
評 等
    
Email
驗證碼
ABC (有分大小寫)
留言內容  
回覆主題
圖片